微尘故事

这里Jeng 萌着元素和粒子拟人这样XD

回到顶部

[H He]

这晚,星星很亮,光滑的桌面似乎都倒映着星光。火焰摇曳着,光晕很暗,暗得窗外繁星格外清晰。

海辰推开房门,偎在酒精灯旁的小女孩马上迎了上去,扑到他怀里。没有声息,但她的步伐是那样轻快。

他开了灯,摸了摸小女孩的头。

女孩把双手在胸前温柔地交叉。这是她表达“爱”的方式。

她是他的女儿——赫莉安。

海辰来到书桌前,取出孩子们作业,手执红笔在密密麻麻的字迹间疾书。

小女孩则回到房间角落,身边散落着好几封信,而她托着下巴靠在麻袋上,几封信件不安分地在袋口露出一角。

很安静,她与父亲没有言语,除了偶尔眼神的交集外,他们双双忙着各自的事。

海辰揉了揉疲惫的双眼,合上一本作业。他从书堆间抽出一份文件。白纸早已泛黄,但奥希娟秀的字迹仍旧清晰——“赫莉安,氦,零族,稳定元素。”

他嘴角微扬,这是奥希几天前交给他保管的,关于女儿的资料。

一直以来,元素的孩子都是让奥希照顾,关于抚养孩子的事与问题也一直都在她的管理范畴内,海辰很少干预。那一次,是个例外。

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。当时奥希要把她照顾了一段时间的赫莉安转交给冷漠讷言的零族——赫莉安真正的家人。

他做了一个至今仍觉得冲动至极,却又未尝后悔过的决定。


海辰尾随奥希来到零族处于偏远山区的别墅。迎接他们的是一位银发的中年男士。他双手环抱胸前,微笑礼貌而疏离。

他捧着文件,看见赫莉安捉着奥希的手臂,缩在她身后,却又不时好奇地、小心翼翼地张望。

别墅不算奢华,却很宽敞,简洁的布局使客厅显得有些空旷。一位少年斜靠在陈旧的沙发上。

“阿尔贡。”海辰对他打了声招呼。这位少年帮助过自己的学生。

阿尔贡头也没抬,耸了耸肩。

“那个,氙……这女孩是氦。”奥希搂着赫莉安,让她站到自己面前。“她……有听障。”奥希几乎是嗫嚅着的,生怕言语划伤她的心——她忘了,不管自己说什么,赫莉安都听不见。

“你和她,是用手语沟通么?”氙微微蹙眉,“我不懂得手语。”

“不要紧,反正我们之间不多话。”阿尔贡瞥向奥希他们,又继续把玩着手上的激光枪,随后在氙冰冷的眼神中噤声。

“那个……那么,要是她有什么需要,该怎么向你们求助?”奥希低声问。面对着她的背影,海辰不知道奥希当时是怎样的神情。

氙颔首沉思,偌大的客厅再次陷入死寂。

似是无法从元素们的唇形与肢体动作读出个所以然,赫莉安拉着奥希裙角的手紧了紧。她怯怯地回过头,眼神与海辰交汇,浅红色的眼眸写尽茫然。

海辰下意识地握拳,一种不知是愤怒抑或怜悯的感受涌上心头。他知道他不能责怪阿尔贡的冷漠,所有元素——包括自己——都只需尽好天职。其余的,真的无法再苛求些什么。单凭这点,阿尔贡是合格的。

二十年前,一场意外引发剧烈的爆炸,海辰被夹杂尘土与灰烬的气流抛飞出十几米远。

那时奥希的家就在附近,同一声巨响惊动了她。

她把赫莉安紧紧拥入怀里,想说些不要怕之类的话,却一时想不起手语该怎么比。赫莉安没有哭闹,甚至没有慌乱、恐惧的表现,只是茫然地望着奥希。

后来不知是从气流剧烈的震颤中,抑或奥希惊恐的眼眸里,小女孩似乎读出了不妥,轻轻把手搭在奥希肩上。奥希总觉得那一刻,更像是赫莉安在安慰她。

据奥希的转述,赫莉安的神情就像此刻一般迷茫。

气体元素对空气的颤动最为敏感,而这里的空气仿若凝结,这种病态的安静会否让赫莉安恐惧?

少了语言,她与家人间还剩下什么样的交集?

海辰并不希望一个小女孩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。

“有必要时,我们会尽可能满足她的需求。”氙犹豫了很久,说。

“我照顾她。”海辰开口了,声音铿锵有力。“奥希,你会手语,对吧?”

银发男士眉眼间闪过一丝震惊,奥希也愣了楞,隔了好几秒才轻轻点头。

“教我。”

“我们不想这么麻烦您——”氙的神情是掩饰不住的感激。

“不要紧。”他弯下身,牵起赫莉安的小手,对她温和地微笑。

 

元素的生命周期比人类悠长、缓慢,纸张黄了,图书馆前的小树早已高过了屋顶,但海辰和赫莉安看起来好似没变。

海辰为她选配了助听器,但赫莉安几乎不开口说话,不曾对近来才感知到的,气流震颤间传递的语言有什么回应。海辰也习惯了用手语跟赫莉安沟通——他们的世界是寂静的,就如同无声闪烁的星辰,本来就不需要语言一样。

赫莉安很乖巧,几乎从不惹事。

可以做到的事情,她很少依赖父亲,总靠自己的小手摸索着完成。

几年前,体态轻盈的小女孩开始为元素们送信。

赫莉安与元素们几乎没有交集,不是因为大家排挤她,只是他们大都不懂手语,读不懂她的想法与需要。偶尔赫莉安看着元素们侃侃而谈,盛满天空的眼眸有星光闪烁。这时她身边的海辰总有些心疼。

但每每来到女儿身旁,弯下身,就看见她天真烂漫的微笑,带着幸福的温度。与其他所有的孩子一样。

这天,海辰改好作业,来走到女儿身边,看她把一袋信件按收信地址分成几叠。地上散落的信件中,他瞥见一个粉红色信封,上面笨拙而整齐地写着——“致:最漂亮的可琳”。

“这年头一个个学人谈恋爱。”海辰小声嘀咕。“真是的,人家活了百多年都还没有机会谈恋爱!你们当学生的一定要这么刺激老师么?”

如果在课堂上这么说,学生会马上笑嘻嘻地问他:“老师是不是嫉妒啊?”

当海辰故作冷静地说他是为教育单身一辈子,大家都会掩嘴偷笑,仿佛都知道他追不到仰慕已久的奥希这件事。

其实他也乐得被开玩笑了。

海辰举起信封,拿到赫莉安面前晃了晃,又故意做出咬牙切齿的表情。

赫莉安无辜地抬起头,对上父亲的视线,然后愉悦地笑了,笑容灿烂如阳。


END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评论
热度(12)
©微尘故事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