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尘故事

这里Jeng,萌着元素和粒子拟人这样XD

回到顶部

在这之前,元素岛屿中央的石碑,四十三号那个格子空置了许久。

年幼的Tc在带放射性的废弃部件中被找到,为放射科医生爱德华收留,被安置在在医院中某个堆满仪器与书籍的小房间里。需要时,他会乖巧地让医生抽取自己的血,连带Tc-99m的离子,注射到病人体内。
他隔着铅玻璃看病人与家属间的关切,听他们的欢声笑语,想象紧握的手心与拥抱间的温度。却永远只能旁观——
鲜少有人接近放射性元素。爱德华医生对他很好,却从未拥抱他。
爱德华的儿子卢卡,他也到后来才认识。卢卡因心脏问题,在Tc协助检查时搭上了话。
许多病人见过几次后就再也没有联系,比如双手按在玻璃上大声说谢谢的小女孩,比如动完心脏手术回来复诊,给他讲了许多故事的老爷爷。虽然不常见面,卢卡是Tc唯一保持着联络的病人……朋友。

只是当卢卡被远方大学录取时,Tc还是个孩子。

被收留后不久,元素的王来过——这是他抵达小岛后才知道的。随她回去的还有一位实验室诞生的小女孩。
模糊的记忆中,只剩爱德华弯下身,对他说了好多他不明白的事情——伴着零碎的化学术语和专业名词。唯一完全明白的,是这句——“在那边你会很快乐,可我们需要你,你愿意留下来帮我们吗?”
熟识的亲切感与信任,让他毫不犹豫地说愿意。
后来才知道,那个选择,让自己在人类世界多住了十几年。
其实,也没什么后悔抑或遗憾——
只是看着身边的人慢慢长大慢慢变老,而自己似乎没什么变化,总有些什么感受——他无以名状的。某天爱德华再次对他提起专属元素的那座小岛。离开这个地方,会不会真的很快乐……他只知道,在这里并不快乐。

十余年后,Tc被艾温带到岛屿与元素们会合时,却对他们的关心无法适从。

——

43 锝 [泰勒]

很听话,受了委屈也不反抗的类型,有时因此而被欺负。轻易地相信身边的人——尤其是医务人员,总严格地遵循指挥,不太懂变通。因为太认真所以常不明白人们或其他元素开的玩笑。
亲近人类更甚于元素。
即使认识了一段时间还是有种疏远感。信任氢、氧,提防氟和氯。(好像是刚来到小岛时被热情过头的小氟、小氯吓到了)
对铁有莫名的亲切感,话不多,是安静守护的存在,困境中亦是如此。

【把笑话当真……
Fe:你知道吗那天玛姬(Mn)跑到镁面前说自己是镁……当时我真想挖个洞钻进去!
Tc:*拿来铲子开始挖土*】

Tc觉得爱德华医生的儿子有点像铁——其实性格没啥相似的,就头发梳起来。(Tc是脸盲,虽见过许多人但是真正认得的只有医生与儿子。)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>//<

评论(5)
热度(26)
©微尘故事 | Powered by LOFTER